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暧昧43小说 >> 黑锅 >> 第61章 暂借英雄胆

第61章 暂借英雄胆

下班时分了,一大队回家的回家,到食堂吃饭的吃饭,开警车的、骑电瓶车的,陆陆续续离开了单位,外勤没准点,内勤的八个小时还是蛮准时的,人快走完了,杨红杏和梁舞云差不多最后才出来。下午心神不宁的杨红杏就偷偷摸摸给秦淑云打电话,对于去执行什么任务她也说不太清楚,只是说到了假钞团伙什么的,不过却是转述了简凡的话,咯咯地笑着把“同志关系莫乱搞”的原话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杨红杏听得没觉得可笑,反倒有点怪怪的,暗忖着,简凡不会真是这种想法吧?如果那样的话,还真有点弄巧成拙了。

俩人相跟着出了办公室,杨红杏终于按捺不住又说起梁舞云来了,一说到淑云的电话,有点忿忿地说道:“土匪,你这狗头军师出的什么馊主意,你不是说他憋不住三天么?这都三周了,连我都觉得别扭。早知道就不听你的了。”

自从上次邀简凡出游被拒之后,梁舞云便出了这么个“以退为进”的法子,给简凡来个冷战,让他按捺不住主动上门来说好话,谁知道这次梁舞云觉得百分百有用的法子大大失策了,简凡倒好,比她们俩个还凉。

不过梁舞云向来脸皮厚,就着这话头若有所思地开始分析了:“老大,这个不怨我,他要是喜欢你,恬着脸早来了,这不来,说明他根本不喜欢你,我说,您不会就准备在这一棵树上吊死吧?我没见他优秀得不得了啊?”

杨红杏没好气地瞪着梁舞云接了句:“我怎么听着你这话,把我、把他都贬低一遍。怎么?CCIC罪案分析也挟带人身攻击?”

“别别,你别捕风捉影啊。走,我捎了一程……还有一种可能你考虑过没有,在集训队的时候,他对你青睐有加,不遗余力地,那怕赔钱丢面子,就为和你不疼不痒地散步谈心什么滴,我想啊,如果你是个小警察的话,没准你们之间就没有什么问题了。但是……”梁舞云驾着车,倒出了胡同,强调了这个“但是”,强调之完看看杨红杏的脸色才说道:“按你说的,最后一日你给他亮出了底牌,说了你的家世,然后……然后他就冷淡了,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成长在一个普通家庭的人,在面对家世优越的你的时候,内心有一种强烈的自卑情绪。也许不是他不想,而是不敢来追你……”

车驶出了胡同,杨红杏倒被这个貌似精辟的论断说愣了,不过还是奇怪地问了句:“自卑?他会自卑?”

“切,谁都会自卑。你敢说你见了拥资亿万的小富婆,你多多少少没有点自卑情绪?这很正常。”梁舞云大咧咧说着,又开始出主意了:“老大,我觉得到这份上了,咱别叽歪成不成?快刀斩乱麻,你要真喜欢他,得嘞,明着去牺牲一下再色诱一回,女人怕男人缠,男人比女人还怕麻缠,我就不信他受得了美女给他献媚……要不喜欢,正好,菜都快凉了,咱以后甭提这茬了。大原财貌兼有的钻石哥有的是,你不会找我给你介绍。”

“闭嘴,系上安全套,好好开车。”杨红杏叱了句。

“啊!?”梁舞云一听愣了。

“呸呸呸……口误,安全带。”杨红杏红着脸悻悻纠正了句。

车厢里,爆出了梁舞云一阵放肆的大笑………

………………………………………

………………………………………

隔着四个房间,院西北角是队长两进两间的办公室,队里人差不多走完了,史静媛才敲响了队长办公室的门,进门的时候见得秦高峰正仔细地看着电脑屏幕和手里的一摞资料,这东西史静媛却是清楚,是从射击训练场取回来的资料,每隔一周史静媛都会到靶场替队长取一份图像和射击记录,不过她没想到偶而看过一眼之后,却是简凡的成绩。

“有事吗?”秦高峰抬抬眼,诧异道。

史静媛向来保持着一个严肃和矜持的态度,在队里并不多的几位女同志中间口碑很好,对于罪案发案的描蓦颇有建树,外勤那帮小子见了都是媛姐、媛姐地叫,人缘很好。不过此时看着秦高峰,却像是有偌大心事一般,轻声地问了句:“没什么事,就是有点担心。”

“担心简凡?……坐。”秦高峰坐着没动,放下了手里的资料,示意着史静媛坐下。

史静媛静静地坐到办公桌前的沙发上,好像在想想怎么开口似的:“既然您问了,我就提醒一句,他的射击成绩我看过了,接近普通队员的水平,我分析过他的射击录像,最快的出枪速度是零点七七秒,这一点要比队里其他人都优秀一点,可他最大的缺陷是成绩不稳定,命中率如果划一个范围,是从零到百分之百,成绩受情绪波动的影响太大。”

“你想说什么?”秦高峰诧异了。

“这种情况没法出外勤。队长,我觉得他这个性子,在队里负责内勤就不错,没人呆得住的枪械室,他呆得住;没有人喜欢去的档案室,他打扫的干干净净,而且看得津津有味;没有喜欢干的那些婆婆妈妈的事,他干得比谁都好,而且做得一手好菜,我觉得他这样就不错,为什么非要他改变呢?”史静媛看样对简凡的褒奖不低。

“呵呵……”秦高峰欠欠身子说道:“我和你看到了同样的事,不过咱们的想法有点差距,枪械室那地儿,除了老陈是没办法窝得住,队里没有第二人能窝在那儿呆一个月,而他呆了两个多月,我其实等着他说不耐烦,可没有,他从中找到了乐趣,有时候蒙着眼和老陈玩装枪械。玩得起劲得很;档案室我是故意把他扔那儿的,等着他发牢骚,可也没有,他看案例还讲得蛮起劲,说得头头是道,呵呵……三个月前,他不会摸枪;一个月前,他不会开枪;而现在呢,如果打实弹攻击,我想手感没有比他再好的…………不管那一件事,做得最好的人,肯定不是最聪明的人,而是最坚忍和最细致的人,比如当警察就是如此,如果要真是一块好料子放咱们这儿当柴烧了,那才叫可惜呢。”

史静媛担心地说道:“可他胆小,怕危险,这个心理障碍不是所有的人都过得去的。以前咱们大队晕血、晕枪,看着死人做噩梦类似精神类问题都见过,如果因此给他带来心理上阴影的话,那可是一辈子的事。”

“呵呵……天才和白痴、勇者和懦夫经常是以同一类面孔出现的,敢在乌龙带人集体逃跑、敢猝出重手对逃犯下手、敢在九鼎攻击歌星的保镖,这不是一个胆小鬼能做得出来的事。安逸和普通的生活久了,很容易埋没了人的真性子,我一直相信他不应该是个普通的人。”秦高峰对史静媛毫无隐瞒,看样对简凡的期待颇高。

“队长,您不要期望值太高,即便是克服心结,也需要时间和时机,特别是心理性格的转变,有的警察一辈子都克服不了对枪的恐惧感。”史静媛提了个醒。

秦高峰神秘地笑笑:“时机来了,我正在拭目以待?”

“我也正担心这事,第一次出外勤,没有任何经验,不管是任务失败还是出了什么意外,对他的心理影响都不太好,我也奇怪您为什么不拦着。”史静媛蓦地想到了那件案子,这才是今天的主要目的。

“警察的队伍向来是好马上阵、劣马归槽,他要是闯过去了,那就是匹好马,要闯不过去,不也正遂了他的心愿吗?”秦高峰笑笑。

“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不会,重案队之虎在他身边,放心吧。”

“重案队之虎?胡丽君?”

“对!”

秦高峰不知所谓地笑笑,史静媛却是神情哭笑不得。

重案队之虎,不是虎虎生威的虎,而是母老虎的虎,这个外勤女人的凶悍在大原刑警里是出了名的,不说还好,一说让史静媛想起简凡那文文弱弱、白白净净的样子,就觉得更担心了。

…………………………………………

…………………………………………

同一时间,金广捷酒店1202房间,响了一声“啊”声音的房间里!

这声音是女声,此时此刻,在这种环境,好像这种声音并不罕见,并没引起什么注意。

房间里,胡丽君双手捂在胸前,对着简凡怒目而视,刚刚一卡脖子、一拧简凡的左手,却不料自己的右侧成了空档,简凡左手一挣、一拧身子,胡丽君没料到这个小白脸的力气这么大,猝不及防被挣脱了,还未反应过来,被简凡双手一推,正推在了胸前,蹬蹬蹬退了好几步,靠到了门上。“啊”地惊叫了一声!

简凡瞬间双手僵在空中傻眼了,那地儿推得太软乎了,没成想厚衣掩盖下的峰峦是如此地叠嶂,一惊一傻胡丽君跟着就扑上来做势要打。简凡一矮身子,绕了屋子跳过了床,抱着头喊着:“啊……救命呀!……啊!救命呀!”

哟……喊了半天没动静,简凡悄悄睁开了眼,却见胡丽君双手叉在胸前,似笑非笑地站在自己身前,看着简凡,撇着嘴不屑地说:“喂,别这么怂好不好?我一个女人,还能吃了你怎么着?”

“切……”简凡被胡丽君这态度刺激了一下,悻悻地站起身来:“我怕你非礼我。”

胡丽君倒被简凡的惫懒样子逗笑了,刚刚一惊一怒猛地想到了队长说过这还是个刚入警队的小子,俩人在这个时间弄不好怕是会影响到任务,故尔只是吓唬了一下子便收住手了。看着简凡,胡丽君长舒了一口气,打了随身的箱子,接驳着PDA掌上电脑调试了片刻递给简凡:“废话少说啊,你把要见面的嫌疑人资料从头到尾再熟悉一遍,所有知道的,一点也别漏了,上了正场掉链子,我可负不起这责任。”

胡丽君调试着、侃侃而谈的时候,简凡贼眼忒忒地看着胡丽君不知道在想什么,等着胡丽君把手机似的小玩意交过来,简凡狐疑地道:“侠女呀,我怎么看着你这化妆有问题呀?”

“什么问题?”

“嘶……你本来不丑啊,你看你看,你额头比较窄,化妆还故意给你留披肩发,显得更窄了;眉毛本来适中,谁给你修粗了,成扫帚眉了,越显眼越难看;还有……谁把你这嘴角线拉这么长,整个一血盆大口,这不是故意把你往坐台小姐的方向打扮么?”简凡正色说了几句,又开上玩笑了,实在觉得诧异得不行。

“呵呵……”胡丽君不怒反笑了,笑着拽着简凡拉到穿衣镜前,说道:“你别说我,你看看你是不是老了、丑了。”

简凡瞪着往镜子里一看自己,哇,戴着平镜,浓眉大眼,额上着色深了,那像个小学警,简直像个倍受压迫的破产国企员工一般,一愣神之后笑了:“噢,我明白了………哎!?我又不明白了,为啥把咱们打扮这么丑啊,难道扮犯罪分子必须是这么一副丑恶嘴脸?”

“哈哈……外勤直接接触犯罪分子的时候,都需要做必要的掩饰,这是规矩,也是出于安全考虑,就现在你出现在熟人眼前,也未必能一眼被人认得出来,懂了吗?”胡丽君道。

“噢,哦哟哟,失敬啊,原来还真是警花啊。”简凡嘻皮笑脸地看着镜子里的俩人,别扭得紧,如果卸了这层妆,这胡丽君或许比现在要漂亮不少。

“什么警花!………小屁孩,毛长全了没有,还想调侃女人,有那本事么?看资料,一会问你答不上了,小心我揍你啊。”胡丽君瞬间脸又变了变了,话里野蛮的紧。不理会简凡了。

资料全部压缩在PDA电脑里,就着屏翻着页,简凡看着看着就惊呼起来了:“哇,这何晋阳居然有伤害罪的前科?”

没人理他,胡丽君白了一眼,手机铃响了,跑了卫生间去接电话了。

过了一会,又把简凡看着惊讶地喊上了:“哇,这胖东客串抢劫,还坐过六年牢,丫的谁说这不危险?”

还是没人理,胡丽君在卫生间打电话不出来了。

等胡丽君出来的时候,被吓了一跳,简凡傻愣愣地盘腿坐在床上,两眼失神,像是见到什么恐怖的事一般,胡丽君吓了一跳,赶紧地问:“怎么啦怎么啦?”

简凡仿佛受了很大委曲一般地质问:“我好好一个人民警察,一个阳光男孩,干嘛非要让我扮黑社会犯罪分子,接触的还是这么危险的人,真要磕着碰着我了,给我一家伙,我妈可就我一个儿子………”

简凡说得声泪俱下,颇能搏人同情,胡丽君哭笑不得了,咬着嘴唇悻悻盯着简凡,气忿忿地说道:“那你说怎么办?”

“我……我……不去,反正还没开始,你们再换个人。”简凡说着,一激灵起身,要穿鞋撂挑子走人。胡丽君一脚伸过去把简凡的鞋踢过一边,揪着简凡的膀子摁坐在床上,无奈地说道:“我告诉你,这是没办法的办法了,谁想用本地人,陕南警方三天前就派了一个外勤准备来接头,可路上出了车祸,经侦大队火急火燎找了两三天才挖出你这么个活宝来,你说你现在撂挑子,你不是你说你是人民警察吗?你的责任呢,你的荣誉感呢?”

“我没转正,我还不算警察呢。”

“那你想不想转正?”

“要干这活,鬼才愿意转正呢?”

“嘶….你………”

气得胡丽君伸手要打,简凡却是不惧不怕,伸出脑袋,你打!打敢动手,我正好不去。

俩人僵持了一分钟,胡丽君妥协了,被气得悻悻坐到了地板上,盯着简凡,瞪着眼说道:“简凡,我知道你的情况,我向你保证绝对安全,大庭广众之下,没人敢对你怎么样,再说了,就即使有危险,我也挡在你前面,我一个女人都不怕,你怕什么?”

“我……”简凡被胡丽君盯得不好意思,讪讪地说道:“那我……我再考虑考虑,我……”

“没时间了,刚才范晋阳已经约我到三和火锅城,晚十九点三十分,还有二十七分钟。”胡丽君看看表,无可奈何地说了句。

“啊!?”简凡张口结舌,有点傻眼了。

…………………………………

…………………………………

时间指向了十九时二十分,一辆墨绿色的尼桑车里,胡丽君驾着车驶近了三和火锅城,车里正坐着一脸不情愿的简凡。

连哄带骗不管用,晓之以为民除害、保护社会安定、严惩违法犯罪分子等等诸如此类的大义更不管用;无奈之下胡丽君把电话打到秦高峰那里,秦高峰只是说了句,他就是个窝囊废、胆子鬼,指望不着……说了这么句怪话就挂了,胡丽君诧异之下原话一转告。嘿哟,管用了,把简凡激得一咬牙,去!

腊月二十了,街上的年味已经是充斥的足足的了,从金广捷酒店到三和火锅城不过十分钟车程,一路上街边夜灯和挂在显眼处的灯笼照得给寒冷的夜里增添了几分秀色。车停在酒店临街的台阶上,一下车胡丽君大大方方地挽着简凡的胳膊,不过一挽却是发现不对劲了,这家伙的手抖着,走路也发颤着,这那上得了正场,轻轻踢了简凡一脚:“喂,手抖什么?”

“我我我我…没没…抖!”简凡一说话,更露馅了,连嘴也开始抖了。

这架势上场肯定是不行,胡丽君看得四下安静,拖着简凡便走,快步拐过了酒店到了阴暗角落,这回可是真生气,一巴掌扇到了脑袋上:“抖什么?”

简凡喘着气:“我……我害怕!”

“有什么害怕的,都是你人你怕什么怕,他们还怕你呢?街两头都有咱们的人。火锅城里也有人接应。”胡丽君叱道。

“哎呀,我真害怕,我忍不住就害怕,我……”简凡跺着脚,自己也控制不住自己心里的紧张。

“好好……放松放松……告诉我,记得你的身份吗?你叫什么?”胡丽君扶着简凡的眼镜,摸着简凡的脸蛋,冰冰凉凉的,看样还真是害怕了,说话的声音都发颤。

“我……我叫害怕……不对不对,我叫简凡……不对不对,哎呀,胡姐,我真害怕,我……哎呀,我对不起。我……”简凡紧张地语无伦次,越说越迷糊,双手要胡乱地往开推胡丽君,又是肉山一片。一紧张,赶紧缩回来手来。

哇靠,居然是打啵!!………很诡异的事情,又碰到了一件,简凡的心一沉,手却是舍不得再往外抽了,透过罩罩伸到了最里面,手指、手心、手掌传来了滚烫的热量顿让此时觉得舒爽无比。

时间,静止在这里,仿佛有一万年那么漫长,又仿佛是一秒钟那么短暂。

胡丽君捧着简凡的脸,黑暗里几乎是面对着面说着:“怕不解决问题,大原每时每刻都发生着杀人、抢劫、伤害,一年要有几万起,没准那天就抢到你头上了,你不像个男人,怎么保护自己?怎么保护你身边的女人,怎么当好一个警察?……你听着,里面的嫌疑人也是人,他们也胆小、也懦弱,你越害怕,他们就越小看你、欺负你……你越横,他们就越怕你,他们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我是你的女人,你连保护我的勇气也没有吗?告诉我,有吗?”

“有!”黑暗里,简凡应了声,声音里不再颤抖,双手还伸在胡丽君的衣服里没有出来。女人的温存,是激发男人勇气的最好工具。

“哼……”胡丽君却是冷哼着,手摸着简凡的某个部位,吓了简凡一跳,不过却是没有其他动作,冷冷地说道:“你还勃得起来,还是个男人……”

“不害怕!”

“好,像个男人保护我,你是男人,你要干的事,谁也挡不住你,我们,可以走了吗?”

“嗯!”

胡丽君诱导着,简凡省得此时还有正事,恋恋不舍地缩回手,胡丽君整整衣服,大大方方地挽起简凡。

终于能够走得稳健了。胡丽君边走边小声问:“你叫什么?记得身份吗?”

“兄弟杨二刚,道上有个诨号叫四眼金刚。”简凡沉稳地说得,话里已经回复了平时的老练。

走到门厅的时候,连简凡连不太相信刚才发生事。侧头一看胡丽君,两个人正对视了眼,那一刻的触摸,好像心有灵犀一般,眼神里有了几分默契。

简凡有意识的伸出自己的手来看看,真稀罕,手一点都不抖了………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喜欢黑锅请大家收藏:(www.aimei43.com)黑锅暧昧43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黑锅最新章节 - 黑锅全文阅读 - 黑锅txt下载 - 常书欣的全部小说 - 黑锅 暧昧43小说

猜你喜欢: 系统之乡土懒人逍遥神医:我的霸道女总裁都市神才跑男之娱乐生活无敌神龙养成系统我的手机通万界续世枭雄都市藏真透视小地主成神史上第一混搭败家系统在花都灵感巨星带着仙门混北欧极品教师都市极品医仙仙界归来这个明星有些咸鱼神级未婚夫唐伯虎现代寻芳记特种神医绝品强少黄金渔场深海主宰左道旁门我是大玩家
完本推荐: 白日衣衫尽全文阅读小蛮腰全文阅读武墓全文阅读海月明珠全文阅读如意小郎君全文阅读桃花眼全文阅读国色生香全文阅读时擦全文阅读败絮藏金玉全文阅读陪师姐修仙的日子全文阅读皇妃升职记全文阅读职业替身全文阅读网恋翻车指南全文阅读步步莲华全文阅读明朝伪君子全文阅读心坟全文阅读当年离骚全文阅读凡人修仙传全文阅读帝道至尊全文阅读至尊神位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青丝拂吟血妖姬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席爷每天都想官宣卡牌密室(重生)末世胶囊系统万界之全能至尊王爷小心我拍你上墙三国狼烟行最强狼兵重生嫡女悍妻漫威之怪物猎人大世界朕的皇后总想篡位无限之绝不替代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原始部落小娇妻女boss坑仙路玉京仙镇世武神撒娇福晋最好命末世之魔王女友晨兴传/gl九域剑帝伏天氏伯爵大人有点甜职场系游戏穹顶之上捡漏影视先锋天才神医宠妃

黑锅最新章节手机版 - 黑锅全文阅读手机版 - 黑锅txt下载手机版 - 常书欣的全部小说 - 黑锅 暧昧43小说移动版 - 暧昧43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