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暧昧43小说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 第1118章 恶魔!八圣灵会惩罚你们的!!

第1118章 恶魔!八圣灵会惩罚你们的!!

对于世代在河木镇里生活的村民们来说,那些帝国军,哪怕进驻到这里后就对他们一直秋毫无犯,哪怕平时也没有欺凌为难他们,可那也绝对绝对不能作为他们去欢迎对方的缘由!

甚至,他们不仅不欢迎,反而还可以说是隐隐有一些的仇视?

因为,正是由于帝国军和梭莫的战斗,由于那个一直受人诟病的不败而败的结果,才使得《白金协定》的签订以及梭莫的审判机构在天际省横行,并大肆抓捕和迫害信仰塔洛斯的诺德人的那种让他们诺德人感到激愤莫名的事情的发生!

对于天际省的大多数的诺德人来说,他们可不知道那些政治和军事斗争的弯弯道道,他们就只是很直截了当地去极度仇视梭莫、甚至是仇视一切高等精灵、仇视帝国、仇视帝都的那些无能者,并暗中支持以及同情风暴斗篷!

所以,在早上帝国军在河木镇外跟那些火焰恶魔战斗的时候,他们才会一直躲在家里无动于衷,并坐视帝国军大败亏输和留下数百具尸体后逃往弗克瑞斯,逃往伊琳娜塔湖和伊琳娜塔的山麓丘陵地带。

不过……

到了现在,当帝国军的军团士兵和图留斯大败亏输并不得不逃跑之后,河木镇的村民和滞留在这里的商贩旅人们仍旧没有敢随随便便从他们的住处里出来,仍旧是忐忑地躲在他们各自的房子或者旅馆中。

因为,来自于雪漫城,或者说是新‘火漫城’的那些邪恶又可怕的火焰怪物,那些自称是‘火焰一族’的火人,那些火焰恶魔们在打败了帝国军的士兵后便占领了这里,并宣布河木镇重新回到了原雪漫领,也就是现在的那个‘火漫领’的统辖之内?

河木镇的村民们不想跟那些被他们敌视的帝国人打交道,同样,他们也更不想,也不敢轻易去跟那些目前还不知道是什么底细的东西,跟那些火焰恶魔们打交道!

因此,哪怕现在河木镇北边的战斗早已经宣布结束多时,哪怕河木镇里滞留的数十名火焰恶魔也不怎么去为难他们,可村民就仍旧是心惊胆颤地躲在各自的家中,并透过窗户或者房子的缝隙观察着街道外的一切,让整个河木镇一直从早上到黄昏,又从黄昏到入夜都保持着一种诡异的平静。

此时此刻,在河木镇的大街外,除了那些一个个人形火柜,除了那些完全不用火把也能将周围照亮得红彤彤的火焰恶魔们在巡逻、站岗或者走动之外,就压根没有任何一个河木镇的村民们的身影。

人们在惧怕着那些新来的怪物们……

当然,这里也是有一个例外的!

在河木镇的那个河心小岛,在那个锯木厂里边,某两个被侥幸救活,身上打着绷带的拉罗夫、扎艮堡两人以及对方的亲戚,那个歌尔朵以及歌尔朵的丈夫胡德,外加某个最最最重要的小女孩,五人此时便这么在这个锯木厂大树下的篝火堆旁小声地聊天交流着些什么。

‘姐姐…...’

‘行了,好好养着吧!’

‘喂,你们刚刚说……’

‘嘘!’

‘你小声点!’

‘啊……’

‘好吧!’

‘帮我倒一杯?’

‘谢谢!’

‘……’

拉罗夫、歌尔朵以及那个扎艮堡三人正在小声地说一些什么,然后,歌尔朵最后给俩人的杯子里倒上了满满一杯的某种提神热饮。

“……”

o(✪ω✪)o

此时,安妮没有说话,也没有理会他们,只是眨巴眨巴她那有些迫不及待的碧色大眼睛,在火光下闪烁着,定定地看着那个歌尔朵阿姨的丈夫,看着那个胡德大叔在篝火旁帮她烤制着那些产自河木镇的老母鸡们。

没错了的,当初,就是因为在这里误吃了一只鸡就被那些蛮不讲理的村民给赶跑的她,可是对此一直耿耿于怀的!

于是,等到今天,等到她手下的那些火元素生命们杀回来并打跑了那些顽固的,想要霸占火漫领地盘的帝国军之后,她便迫不及待地将某个村民家里的所有的鸡都抓来了这里,并让胡德大叔洗剥干净,放到了木架子上!

反正,大概就是强买强卖的那种?

(„ಡωಡ„)

安妮就只给那家子人留下了一枚金币,那足够对方去重新买上二三十只鸡鸭或更多的钱了,所以,她才不会心怀愧疚呢!而且安妮保证,待会,她肯定会是吃得心安理得,吃得理直气壮的那样!

(……)

ε=(´㉨`●)))唉

“喂!胡德大叔……”

o(✪ω✪)o

“这还要多久啊,人家现在都快饿得要前胸贴后背的了……”

=͟͟͞͞(꒪⌓꒪*)

有没有真的前胸贴后背安妮不知道,反正,她就只知道,她都已经吸溜了好几次的哈喇子了,她早就已经迫不及待了的!

而要不是那些火人们身上的温度太高,再加上这些没见识的家伙们有些怕的话,说不定她早就叫他们中的某个过来,然后躺地上当成现成的恒温烤炉去使用了!

至于他们那些火人们到底会不会有什么别的不好的想法,她才不去管咧!反正,那种事情她都不是没做过!

“唔……”

“我看看?”

听到小女孩不耐烦的催促,胡德不敢怠慢,他先是用一根木签子在其中一只看起来差不多的烤鸡上试探着扎了一下,等到发现里边透出的汁水仍旧是带着红色的血水后,他便遗憾地摇了摇头。

“啊!”

“不行!再等一会吧,里边还泛着血水,还要再等等……”

胡德也想快一点,毕竟现在这个小女孩可是他们所有人都得罪不起的厉害大人物!但是,肉没熟他又有什么办法,难不成还敢随便加大火力,然后烤焦它们不成?

“还没熟啊?!”

=͟͟͞͞(꒪ᗜ꒪‧̣̥̇)

“真是的……”

s(。◕ˇεˇ◕。)ゞ

“早知道这样子的话,人家刚刚应该要先吃一点点东西的!!”

₍₍٩(__*)₎₎

要不是为了报仇,要不是为了把那家子刁民家养的鸡全都一口气给吃光,她才不会一直饿着肚子等这么久咧!不过,现在后悔也迟了,反正都瞪了辣么久,那就继续等下去呗!

(…..)

(lll¬㉨¬)

(对于某个糟心的小主子的那种睚眦必报的想法,提伯斯不想去评论,因为它知道,现在它说什么也都是没用的,它家那个小主子那可爱外表下的性子就是那么地恶劣,绝对不是因为受到它提伯斯的影响的缘故!)

“诶?!”

(๑•̌.•̑๑)ˀ̣ˀ̣

“歌尔朵阿姨,你刚刚想说些什么?人家都看到你张嘴好几次了的,想问什么就直接问嘛,人家又不会吃了你!”

ꉂ(๑¯͒ꇴ¯͒)✧

看到那些闻起来可能很美味的烤鸡还暂时不可以吃,看到那个好几次‘差点没头的拉罗夫’的姐姐,那个‘割耳朵’阿姨欲言又止地张了好几次口,不等对方下定决心,安妮便直接转过头去,有些好奇地主动问道。

“啊!”

“……”

“是、是这样的,安妮……”

“我想知道,你真的是一个魔神,真的是一把火烧死了整个雪漫城的人并把他们都变成了那种火焰怪物的?!”

这个传闻其实歌尔朵和她的丈夫之前已经从不少逃难南下的雪漫城附近的农夫、商贩以及她的弟弟拉罗夫的口中听到过了,不过,唯一的区别是:每一个人说出的版本都各各不同?

所以,她现在很有兴趣知道真实的情况,特别是从某个始作俑者口中说出的第一手真实消息?

而此时,虽然壮着胆子说了出来,可她们心底下的恐惧就还是有的……

毕竟,任谁看到一个能把一整个城市的大活人给变成那种可怕又强大的火焰怪物的小女孩,心下就肯定会忍不住直打鼓的……而这,也是他的丈夫胡德甘心在那边毕恭毕敬地当一名厨师,努力地发挥着他自己的厨艺的缘由所在!

或许……

可能还有一点点缘由是因为,对方又一次救下了她的弟弟拉罗夫的缘故?

因为之前她的弟弟可是说了的,昨天,要不是对方及时赶到的话,他和那个十分强壮的扎艮堡小伙子,就肯定是已经被帝国军的那些混蛋们给砍下脑袋了!而一想到自己的亲弟弟又一次差点被那些帝国人给杀害,她就忍不住心中燃起那无尽的怒火!

她发誓,等到下一次,如果帝国军的家伙们再经过河木镇的话,她就一定会在他们的锅里或者水放点有趣的小东西的。

“那个……”

“如果不方便说的话,你也可以不说?”

在歌尔朵忐忑地问完之后,无论是正在炭火堆旁忙碌的胡德,还是某两个身上打着绷带,手里拿着热饮的拉罗夫以及扎艮堡,就都同时好奇地朝着安妮这边瞧了过来。

显然,他们所有的人似乎都对这个事情非常非常地感兴趣,并很想知道事实和传闻之间的差距?

“也不是就不能说啦……”

(lll¬▽¬)

“反正,人家才不是什么魔神咧!”

o(´^`)o

像魔神那种辣么低级的东西,安妮当时就在雪漫城里烧死了一个的,她又怎么可能会是那样的一种弱弱的,只会玩弄阴谋诡计的家伙?

“还有啊,人家才没有杀了整个雪漫城的人咧,人家是救了他们!当时,奥杜因和它的同伙们已经烧了差不多整个雪漫城了,很多的人都死了,人家为了救他们,才一不小心才搞砸了那么一点点的……”

(*∇\*)

是的,就一点点!至于‘一点点’的计量单位和代表的范围数值是多少,那她就不去解释那么多了。

“反正,大概就是那样子的吧?”

(^_^;)

大概就是一不小心,就烧了整个雪漫城,然后把死了的和没死的统统变成了火元素生命,变成了那些火焰人,也就是正在那边站着站岗并充当‘路灯’的那两个‘火焰一族’的家伙一样的存在而已?

(一不小心……)

(¬㉨¬。)

(提伯斯表示:帮倒忙、不靠谱、肆意胡来、胡作非为、为所欲为、任性妄为、肆无忌惮、无法无天等等类似的带着一丝丝贬义或者更多贬义的词语,基本上就都是可以拿来形容像它家的某个糟心小主子的,且还保证是非常的贴切的那种!)

噗咚!

(!?)

。°(°¯᷄㉨¯᷅°)°。

“……”

o(´^`)o哼!

在跟歌尔朵他们说着话的同时,冷不丁地,在其他人还在消化她刚刚用那种无所谓的语气说出的那些骇人的信息时,安妮忽然直接就将某熊给扔到了一旁的那个装着干净的河水,似乎是准备用来给众人洗手的木桶里,眼睁睁地看着它就那么一点点地沉了下去,并准备将其好好地在里边泡上半个晚上?

“……”

“真是不可思议……”

歌尔朵没有理会那个小女孩的那种奇怪的行为,而是有些瞠目结舌地为对方轻描淡写之间说出的那种让她感到无比玄奇的事情咋舌着。

这种事情,从那个她认识的大人物,从那个同样变成了火焰怪物的维吉纳·灰鬃族长对这个小女孩毕恭毕敬和推崇至极的崇拜态度来看,很可能对方说的就全是真的?

只是……

她无法想象,如果对方不是魔神的话,又是怎么能做到那一切,将一整个城市的人都转化和改造成那种可怕但是又无比强大的火焰怪物的?

“好吧!不管怎样,尊敬的安妮阁下!”

“还是非常感谢您对我的弟弟拉罗夫和我的朋友扎艮堡所做的一切,要不是是您救了他们,只怕我现在只能等着去给他们收尸了……”

虽然自己平时说话的时候对拉罗夫都是很不客气和很严厉的态度,但是不能否认,她真的是很爱她的这个亲弟弟的,所以,对于对方再次救了自己弟弟的事实,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去感谢了。

“哎!”

(๑‾ꇴ‾๑)

“不要紧的哦,反正人家都看到他好几次差点被砍头了,人家早都已经习惯了呢!”

(。•̀ꌂ-)✧

是的,认真地算起来,安妮确实是有好几次看到这两个倒霉的家伙差点被人砍掉脑袋了,要不然,她也不会给对方胡乱按上那个‘差点没头的拉罗夫’那种称号了。

“那里有好几次?”

“啊!”

“好、好吧,确实是好几次,好像……目前为止,大概…..一共就只有三次吧?”

刚想反驳一下的拉罗夫,在被自己的同伴轻轻踢了一下脚踝后,他很快就回过神来,并不得不憋屈地赞同了对方的说法。

因为,从海尔根到荒瀑古坟,然后再到昨天在河木镇外的那处小树林,这般算起来,对方说他好几次差点没了脑袋也确实是对的!因为,当时要不是被某条巨龙捣乱或者被眼前的这个小女孩两次出手拯救的话,他们俩人就确实是早就应该没有了脑袋的。

‘!!’

‘还就只有三次?!’

‘拉罗夫,我不明白,你最近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知不知道我会有多担心你?!’

‘噢!’

‘咳咳!’

‘不!姐姐,我现在是个伤员,你不能这么摇晃我……’

‘哼!’

‘还有你!扎艮堡!!’

‘我?我又怎么了?’

‘你怎么了?’

‘你还口口声声地说你是龙裔,可有你这样几次三番被人抓去砍头的龙裔吗?!’

‘这……’

‘说啊?!’

‘世界吞噬者奥杜因都被砍掉了脑袋,我这个龙裔被砍头又算得了什么?’

显然,某个最后的龙裔,那个扎艮堡似乎对于他自己糟糕的表现完全就没有半点的自觉,并还认为很正常?

‘你!!’

‘啊!痛!放手!’

‘你们!’

‘!!’

‘姐姐大人!我是个伤员,而且膝盖还中了一箭,请你务必不要对我使用暴力……’

‘??’

‘喂!好了,你们别闹了,那边有人来了……’

看到自己的妻子歌尔朵准备继续去跟拉罗夫以及扎艮堡争执那些无谓的小事情,一旁的胡德便赶紧出声阻止了他们。

因为,此时那座木桥那里,那个浑身燃烧着火焰的维吉纳·灰鬃正一步步地朝着这边走了过来,并让他们这里瞬间就变得亮堂了不少。

不过嘛……

看到对方走过来之后,看到那个木栈桥上边留下的一个个红色的烧焦和冒烟的脚印,胡德便很快打定了注意,准备明天就动手,就一定要再在栈桥上边铺一层厚木板并盖上河沙才行!要不然,天知道他家的那座栈桥会在什么时候被那些火人们给踩到烧断?

“……”

“报告!”

“伟大的火焰女王陛下,战斗的结果刚刚已经清点出来了:我军阵亡士兵一共十三人,击杀敌人五百一十二人,俘虏三十六人!”

“阵亡士兵们的熔火之核已经收集完毕,很快就会让信使送回火漫城,他们会在几天的时间内快速复活!”

“还有!”

“刚刚火鹰信使带来了消息,奥弗雷德·战狂那个家伙使用熔岩犬骑兵对乌弗瑞克·风暴斗篷发动了突袭,以极少的代价杀伤敌军上千人,俘虏三千有余……那个乌弗瑞克·风暴斗篷和他的残余入侵者们,现在已经撤退到白河对岸,撤退到远离我们火漫领边境比较远的那个阿莫尔堡垒去了!”

“对此,您有什么吩咐吗?”

没有理会那些目瞪口呆的凡人,维吉纳·灰鬃直接就中气十足,且口喷火苗地将自己知道的所有情况都一五一十地汇报了出来。

对于自己家族子弟们的伤亡,他并不在意!因为,他们家族的那些子弟们很快就能复活,并在最迟十几二十天之后又是一名强壮的小伙!

对此,他深信不疑!

而如果,没有那个熔火之核或者熔火之核被敌人给抢到并拿去毁掉或是做别的用途的话,那没说的,阵亡的火焰一族士兵或者族人就至少需要半年或更长的时间才能在熔火之心内沉睡并重新凝聚熔火之核乃至于渐渐复苏……而力量越强大的,需要沉睡和恢复的时间也就越长!

但是,在熔火之核还完好无损的情况下,在被收集和拿回火漫城的情况下,最长也就大概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就差不多可以重新复活过来了。

“哎呀!”

₍₍(̨̡‾᷄ᗣ‾᷅)̧̢₎₎

“大胡子!那种事情你们自己看着办就可以,不用整天拿来给人家做什么报告!!”

s(・`ヘ´・;)ゞ

安妮才不管那些小破事呢!

毕竟,她麾下的势力辣么多,比如熊盾局、女巫帝国、艾泽拉斯帝国、火焰王国以及克普鲁星区的英雄联邦等等,辣么多的事情,辣么多个世界,要是全都拿来烦她的话,她岂不是要被烦死啊?

(๑¯͒~¯͒)

所以,甭管是大事小事、亦或者是重要和不重要的事情,就统统别来找她,她确实是不想去管的!!

(……)

(;′㉨`)

咕噜咕噜……

一旁的木桶里,提伯斯身上仍旧时不时地往外冒着几个气泡……

“……”

“是!”

“陛下!您的旨意我等已知晓!”

点点头,知道这个小女孩的秉性的维吉纳·灰鬃便行了一礼后准备离去。

他很喜欢对方,那不仅仅是对方给了他们无上的馈赠,还因为,对方不管事和从来不轻易干涉他们的任何决定!所以,他觉得,他是时候从火漫城调来更多的军队了,然后试试看,能不能打下弗克瑞斯,并把帝国军和图留斯那个老家伙给赶到赛洛迪尔或者西边去?

他可是知道的,现在奥弗雷德·战狂那个家伙正在磨刀霍霍,准备拿风舵城和乌弗瑞克·风暴斗篷下手,所以,他无论如何就肯定是不能输给对方的!如果可以的话,他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打垮帝国军和光复弗克瑞斯,然后把那个毛都没有长齐的西德盖尔给拉下领主的位置来?

“等等!”

“请等等!”

“维吉纳·灰鬃阁下!您刚刚是说……”

“你们火漫城对我们风暴斗篷发动了攻击,还打败了乌弗瑞克领主的军队?!”

虽然对于那些火焰人的战斗力和能复活的事情感到非常地吃惊,但是,此时此刻,拉罗夫显然会对别的事情更感兴趣一点,那便是:他们风暴斗篷和乌弗瑞克领主的状况!

“诶?”

Σ(゚Д゚;≡;゚▽゚)ˀ̣ˀ̣

安妮忽然转头左右看了看。

然后,她很快就想起来了……似乎,某个‘差点没头的拉罗夫’就确实是跟那个乌弗瑞克·风暴斗篷一伙的?且当初,在那个叫做海尔根的地方的时候,他们还差点就被一起砍掉了脑袋,然后在逃跑的时候,还妄想着要诓骗她去那个风舵城?

“唔?!”

维吉纳·灰鬃一愣,然后缓缓地转过头来。

“我想起来了……”

“拉罗夫,你好像是乌弗瑞克·风暴斗篷那家伙手下的一个将军?哈!看来,我现在不得不考虑,到底要不要把你们两人给抓起来?”

用威胁的目光,用那燃烧着炽热烈焰的双眼朝着某两个之前被他们从帝国军的手下救下来的家伙们看了一会后,维吉纳·灰鬃便冷笑着说一个让在场的某些人心惊胆颤的话:

“不过……”

“哼哼!”

“虽然你认识我们的陛下,可我还是要说明一点:你们现在客是我们的俘虏了!在乌弗瑞克·风暴斗篷被彻底打败之前,你们两个家伙不得离开河木镇!!”

鉴于对方是他们的那位大人的熟人,且看对方和他们的那位大人相谈甚欢的样子,维吉纳·灰鬃冷哼了一声后,便宣布了这个让所有人都不算是太难堪的决定。

反正,在他看来,那两个家伙肯定要在河木镇这里养上一段时间的伤的,所以,他的决定似乎也不是太不近人情?而等两人养好伤,恐怕风舵城也差不多宣告覆灭了吧?

所以,说完之后,他便不再管那两人有些个什么想法,直接转身大跨步离开,并再一次在那个被胡德担心不已的跨河栈桥上留下了一个个烧焦的,冒着丝丝火星的焦黑色脚印。

‘……’

‘……’

‘……’

等到那个维吉纳·灰鬃越走越远,等到这里重新变得昏暗下来,在场的拉罗夫、扎艮堡。歌尔朵以及胡德四人就纷纷陷入了沉默,不知道都在想些什么心事。

“喂!!”

=͟͟͞͞(꒪ᗜ꒪‧̣̥̇)

“胡德大叔!你看好那些鸡啊,还不快点翻转一下,那一面都快糊了!!”

٩(ŏ﹏ŏ、)۶

安妮才不管这些人有什么想法咧,反正,现在她就只管她晚上有没有好吃的美味可以吃!她可是没有吃晚饭的,要是不小心烤焦了,看她不把他们给统统踢到河里,让他们这些家伙给她摸鱼去?!

“啊!”

‘抱、抱歉!’

“呼!”

“还好还好,没有烧焦,放心吧,等一会就可以吃了……”

胡德在手忙脚乱地摆弄了一下后,便很快放松了下来,并笑着朝着某个小女孩劝慰着。

不过……

想起刚刚那个火焰人维吉纳·灰鬃说的话,他就不禁用有些担心的目光朝着他的妻子和妻弟拉罗夫瞧了过去。他知道两姐弟跟风暴斗篷的关系,也很是有些担心拉罗夫会做出某些不理智的事情来。

(咕噜咕噜……)

。°(°¯᷄㉨¯᷅°)・゚・

(提伯斯也不关心那些人有什么别的想法,也更不关心他们会不会真个被它家的那个糟心小主子给踢到河里边去摸鱼,它就只是希望,现在有谁能发发好心,将它从木桶里给捞出来?)

☾☁

夜深了……

当某个小女孩开始大快朵颐和跟她认识的那些不算朋友的朋友,跟那些各怀鬼胎的家伙们相谈甚欢的时候,在原处,在某栋木头房子中,有一户人正通过窗户用阴狠但是又恐惧的目光朝着这边张望着。

‘!!’

‘那些火焰恶魔,还有那个恶魔头子,那些跟恶魔坐在一起的混蛋,八圣灵一定会惩罚他们的!!’

‘算了吧,不就是几只鸡吗?它们也赔了钱,咱们改天等平静下来,托人再去北边的农场买一些回来就是了…...’

‘闭嘴!你懂什么?上次那个客商碾死了一只,咱们可是索赔了几十枚塞普汀的,可他们现在抓了那么多却只给了一枚!!’

‘这……’

‘咱们养大那些不怕人、不怕车轮的鸡容易吗?那群恶魔,它们一定会付出代价的,我诅咒它们!!’

‘……’

‘等着吧,伟大的八圣灵不会放过他们的!’

‘可是,咱们家不是信奉第九圣灵塔洛斯的吗?’

‘你们女人懂什么?!’

‘啊?’

‘你难道看不出来?那些恶魔那么厉害,那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让八圣灵先去收拾它们不是比祈祷塔洛斯大人直接出手要更好一点?’

‘……’

‘行了!回去睡觉,先别去管那些恶魔了!’

很快,在张望了一会,在某个性格阴狠的河木镇刁民在用恶毒的语言骂骂咧咧地诅咒了好一阵子后,才在恶毒的目光中轻轻关上了木窗,拉着他家的婆娘回去睡觉去了。

——————————

{㉨}☀☸求票票☸☀{㉨}

喜欢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请大家收藏:(www.aimei43.com)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暧昧43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最新章节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全文阅读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txt下载 - 暗影熊的全部小说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暧昧43小说

猜你喜欢: 超级母舰入侵武侠世界时空神玉重卡战车在末世源起末日无限虐杀进化漫威BOSS黎明之剑时空位面穿越末世异神无限求生末世超级商人无限曙光大替身时代我的超神空间带着仓库闯位面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末世之吞噬觉醒兑换天才在末世八云家的大少爷蓝脑世界怪物改造手册美漫之无限附身重生之丧尸时代野百合也有穿越别惹小太爷
完本推荐: 求魔全文阅读深山少年闯都市全文阅读诡行天下全文阅读绝世药神全文阅读丑皇全文阅读网恋翻车指南全文阅读我就是妖怪全文阅读重生福女在农家全文阅读迷雾围城全文阅读村里有只白骨精全文阅读兽妃全文阅读玄霸九天全文阅读美人为馅全文阅读职业替身全文阅读SCI谜案集(第一部)全文阅读光明纪元全文阅读铜钱龛世全文阅读琴帝全文阅读纷纷落在晨色里全文阅读比蒙传奇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重生替嫁小绣娘钢铁蒸汽与火焰霸总他又被离婚了奶爸戏精极品飞仙墨唐明天下吾家娇女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错恋娇三国狼烟行无限之绝不替代国武凶猛我的帝国无双路过漫威的骑士脑中帝国太古狂魔系统穿梭之福妻满满逆天神医妃道界天下原始部落小娇妻嫁春色万古神帝大夏纪大佬的心肝穿回来了韩娱之我为搞笑狂清初情缘绝世倾城之尊主归来美漫之无限附身安我步步为隐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最新章节手机版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全文阅读手机版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txt下载手机版 - 暗影熊的全部小说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暧昧43小说移动版 - 暧昧43小说手机站